科易快讯NEWS

稀土之战:中国限制稀土出口的战略考量

来源:中国创新网时间:2010-09-30

  长期以来,全球主要依赖中国出口稀土,中国的稀土储量已开始大幅下降。中国不仅需要对稀土出口进行限制,更应尽快建立稀土战略资源储备制度,强化稀土资源保护,夺回国际定价权。

  继今年上半年欧美抗议我国稀土资源保护措施之后,近日日本借第三次中日经济高层对话之机也要求中国放宽稀土出口限制。对此,商务部部长陈德铭表示,限制措施符合世界贸易组织规则,中国提出自己的稀土发展战略是追求自己的合法权益。

  据悉,2010年,商务部已下达的稀土产品出口配额为30258吨,其中内资企业共分配到22512吨,外资企业共获得7746吨。

  限制出口符合规则

  相关专家表示,随着国际贸易竞争日益激烈,作为后来者的中国正受到发达国家以技术为优势的“夹攻”,稀土作为电子、军事科技领域不可或缺的战略资源,是中国重要的贸易砝码。

  据了解,稀土是发展电子信息产业,开发新能源、环保和国防尖端技术等不可缺少的新材料。稀土镍氢可充电,已广泛应用于移动电话、笔记本电脑、电动工具等方面。各种稀土材料在航天、航空和国防尖端技术中,如雷达、侦察卫星、激光制导和自动指挥系统等方面都获得了广泛应用。

  面对欧盟、美国、日本的反对,陈德铭强调,中国不只是对稀土出口进行限制,而是对开采、生产、贸易的整个链条进行限制,这样的做法符合世贸规则。

  业内专家认为,中国对稀土出口进行限制符合世贸规则,因此短期内不会因其他国家反对而妥协。另外,虽然欧盟、美国、日本对中国的稀土保护政策指责不断,但其对中国的技术出口限制也是集体不放松。欧美日在指责中国稀土保护政策前,应该审视一下自己的技术出口限制政策是否符合世贸规则。

  中国限制稀土出口,不仅符合世贸规则,而且也是基于对中国环境的保护。陈德铭表示,大量提取稀土会对生态环境造成较大损害,考虑到保护环境和国家安全等因素,限制出口是不得已而为之。

  据悉,在现有条件下,大量提取稀土对生态环境有很大的破坏。大量稀土企业的发展,在一定程度上仍是以资源的过量消耗和生态环境的破坏为代价的。例如包头市白云鄂博大量的稀土经过选矿流进了尾矿坝,尾矿坝因不断加高容量扩大,又处在干燥、少雨、多强风的高原地区,加剧了尾矿扩散成为砂尘源。南方风化壳淋积型稀土矿矿山的整体资源利用率低,造成大面积植被破坏,水土流失和生态环境的破坏较为严重。此外,四川等省市也存在类似现象。

  储量与供应量严重失衡

  长期以来,全球主要依赖中国出口稀土,中国的稀土储量已开始大幅下降。在日前举行的中国包头·稀土产业论坛上,部分专家指出,中国稀土的储量与生产供应量在全球所占的比例已严重失衡,长期下去难以持续。

  包头稀土研究院院长赵增祺介绍,上世纪60年代,随着对白云鄂博矿山稀土资源的勘查,我国稀土资源储量在全球的比重一度跃升至90%左右。此后,由于我国稀土资源的开发、破坏、浪费,加上国外在稀土资源勘探上陆续取得突破,这一比重大幅下降。

  中国稀土学会秘书长林东鲁等专家指出,从近年来对美国、加拿大、俄罗斯、蒙古等国家和东南亚、中亚地区的稀土储量评估数据看,目前中国尚未开发的稀土储量在全球的比重为25%-30%。

  专家指出,目前全球95%以上的稀土产品由中国生产供应,中国资源量比例小,却支撑着全球绝大部分的消费需求,长期下去显然是不可持续的。

  此外,面对中国越来越严格的管理,西方一些大型企业设法绕过中国政策法规的监管,通过合资的方式在中国稀土矿区设立公司,渗入稀土矿开采。甚至部分外资企业通过对中国稀土原料初级加工后变相出口。

  由于过度开采、盲目竞争现象严重,中国的稀土资源始终没有得到有效保护和开发,资源效益也没有显现出来,业内人士戏称是“真黄金卖出萝卜价”。

  战略储备迫在眉睫

  稀土作为战略资源具有极为重要的战略价值。相关数据显示,2000-2009年的10年期间,从中国国内的消费来看,新兴领域稀土应用的年均复合增长率为24.2%。专家指出,随着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发展,国内对于稀土的需求将会越来越大,因此建立稀土储备比石油储备更具战略意义。

  在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内蒙古自治区包头市市长呼尔查提出“没有稀土就没有高新技术”,呼吁我国尽快制定稀土高新技术产业发展战略,明确稀土产业与高新技术产业融合的发展方向,建立国家级稀土资源储备库。

  据了解,目前国内对于究竟是储备精矿还是储备氧化物争论不休。

  对此,中国科学院院士徐光宪等多名院士呼吁我国应尽快建立稀土战略资源储备制度,强化稀土资源保护,夺回国际定价权。

  徐光宪认为,国家应尽快设立专项基金,在稀土产品价格低迷时收购稀土建立战略储备。国家应加强稀土资源开发的宏观调控工作,科学开发、控制总量、调整结构,以保护珍贵的战略资源。

  在资源日益稀缺、国际贸易环境渐趋恶劣的今天,建立稀土战略储备、提升话语权成为迫在眉睫的战略要务。

  收储属国际惯例

  事实上,中国加强对稀土实施收储也是在欧美日之后。收储是保护资源的有效途径,通过收储调剂余缺进而保护和调节资源价格、抵御风险属于国际惯例。然而,中国的这一政策却遭到西方指责。

  不过让人难以理解的是,虽然中国稀土储量世界第一,但美国的稀土储量也名列前茅,却以保护环境为由,不开采本国稀土,而是从中国购买。

  过去,由于中国稀土出口价格低廉,美国、澳大利亚、加拿大等拥有稀土矿的发达国家纷纷限制或停止开发本国稀土矿,转而从中国进口。10多年前,美国政府为了保护本土的稀土资源,采取严厉的强制措施,由限制稀土出口到最终完全停止出口,即实行稀土零出口管理,封存大量矿山。随后,美国转而从国外进口稀土产品,以满足其国内需求。

  正因为如此,中国的稀土出口量越来越大。据统计,从上世纪90年代至今,中国稀土的出口量增长了10倍,平均价格却被压低到当初价格的60%左右。在世界电子、激光、超导等高科技产业规模呈几何级数增长的情况下,中国的稀土价格并未水涨船高,美国从中国购入的稀土产品价格竟低于其在国内开采的成本。

  有专家认为,限制出口的稀土等战略性资源都是不可再生资源,出口限制的目的是最大限度地充分运用好这些资源。为了国家的利益,政府管理部门除了要对稀土产品适当收储以稳定市场,还必须继续推进行业整合,关闭不符合要求的产能,制止过度开采,合理利用这一战略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