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易快讯NEWS

中缅油气管道建设:改写中国能源运输版图

来源:新华网时间:2010-10-03

      9月10日,中缅油气管道工程中国段开工建设。早在三个月前,中缅油气管道已在缅甸开始建设。这两条原油和天然气管道起于缅甸,从云南瑞丽进入中国,预计2013年管道建成后,中国将摆脱过度依赖马六甲海峡的能源困境,中国到非洲的能源航程可以缩短1200公里。

  “中缅油气管道能够保障中国能源安全,增加能源供应,包括亚洲和非洲的油气资源都可以绕过马六甲海峡,通过管道直接进入中国境内,并加强中国与缅甸两国之间的经贸联系。”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所长助理高世宪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说。

  中国社科院亚太所所长李向阳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也表示:“中缅油气管道对中国有深远影响,这不仅是加强中国能源安全的重要举措,也是云南乃至西南地区对外开放的重要组成部分,将推动南北走廊经济建设,特别是加强中国与大湄公河流域国家,如越南、老挝、缅甸、泰国、柬埔寨这些东盟国家的合作。”

  谈判历经五年

  早在2004年8月,云南大学国际关系学院能源问题专家吴磊等人就提交《关于修建从缅甸实兑到昆明输油管道的建议》。经过长达五年的艰难谈判,2009年3月中缅两国最终签订了修建油气管道的政府协议。

  2010年9月10日,云南安宁市草铺镇,中缅油气管道(中国境内段)开工及云南1000万吨/年炼油项目奠基。根据此前公开协议,中缅油气管道建成后将每年向中国输入2200万吨原油和120亿立方米天然气,政策维持30年不变。天然气主要来自缅甸近海油气田,原油则主要来自中东和非洲。

  据悉,中缅管道将采取气、油双线并行方式建设。天然气管道输气干线全长2806公里,输油管道全长约1100公里,初步设计一期每年向中国运输原油40万桶左右。专家预计,二期以后还将有望引进4000万吨到6000万吨的原油,这一数字接近中国2008年原油总进口量的三分之一。规划中,2010年中国将在缅甸建成30万吨原油码头,此工程于2009年10月在缅甸若开邦马德岛开工建设,今年将在缅甸开建60万立方米的油库。

  缅甸位于亚洲中南半岛,海岸线长达1800公里,油气资源储量十分丰富。目前缅甸拥有34条输油输气管道、19处近海油气田和3处远海油气田,已探明的天然气储量为25400亿立方米,原油储量32亿桶,居世界第十位。

  从1993年起,中国开始成为石油净进口国,目前我国原油对外依存度升至50%左右。据海关总署的统计数据,2008年中国的石油净进口量超过2亿吨,其中原油进口1.79亿吨。在进口石油中,超过90%都是通过海上运输,尤其是超过80%的进口原油来自中东和非洲,必须经过马六甲海峡这个最窄处仅有2.4公里的战略咽喉通道,马六甲成为中国能源安全的一大瓶颈。

  破解马六甲困局

  长期以来,中国原油进口形成高度依赖马六甲海峡的困局。“马六甲海峡存在不安全性,是狭窄的通道。”李向阳对记者说,这一航运通道充满各种变数。中国能源安全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马六甲海峡的局势。

  马六甲海峡若有不测,如遇发生两国或多国争端,中国的能源供应可能就被卡住。与此同时,包括马六甲海峡在内的东南亚水域是全球海盗活动最猖獗的地区之一。1999至2009年,在全世界发生的2000多起海盗袭击中,东南亚发生1600多起,占66%左右,其直接经济损失年均高达160亿美元。

  “能源安全从生产、存储、消费是一个链条,而运输是世界各国所关注的重点,尤其是石油的运输。中国在此之前有两个陆地石油管道,新疆到中亚地区的中哈原油管道,东北到俄罗斯的中俄原油管道,能源的运输安全要躲避非经济因素,如海盗、战争等。中缅油气管道的建设使中国能源供应多元化,能源运输的安全性也相应增加。”李向阳对记者说。

  清华大学经济外交研究中心教授何茂春表示,“中国现有6个海外能源运输线路,俄罗斯线、哈萨克斯坦线、巴基斯坦线、马六甲线、南美线和缅甸线,其中最重要的是马六甲线。中缅油气管道给予中国巨大的心理保障,在这方面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

  中缅油气管道开工建设,加上中俄、中哈油气管道,中国在西南、东北、西北三个方向成功打通了三条重要的陆上原油进口战略大通道,在进口路径多元化上迈出了重要步伐。即使是地区局势紧张导致某个方向的油气进口中断,中国的能源供应也不会遭受严重影响,能源安全系数得到很大提高。

  推进西南与东盟国家合作

  中缅油气管道中国境内段途经云南、贵州、广西、重庆4省区市、23个地级市、73个县市。中国境内段工程入境后,在贵州安顺实现油气管道分离,输油管道经贵州到达重庆,输气管道经贵州到达广西。

  何茂春指出,中缅油气管道对于中国西部大开发,以及对缅甸乃至整个东南亚的经济基础和设施建设都具有长远的战略意义。

  “中缅油气管道建设是与西南地区的对外开放连在一起的。胡锦涛总书记提出把云南建成西南开放的桥头堡,通过石油管道建设,云南未来将形成原油冶炼、石油深加工基地和集散地,可以辐射贵州、广西、重庆等西南省市。同时将带动铁路、公路等基础设施建设,加快西南地区的对外开放。”李向阳说,从俄罗斯过来的能源主要供给中国东北和华北地区,中亚过来的能源从新疆到甘肃,一直通到上海等华南地区。

  “从国际层面看,中国与东盟国家维持着良好的友邻和双边关系。老东盟有新加坡、马来西亚等,经济发展水平较高。新东盟包括越南、老挝、缅甸、泰国、柬埔寨,共有特征是经济发展水平比较低。东盟虽然是自由贸易区,但与欧洲相比,没有一个类似于法国、德国的大国来主导对落后地区的开发和支持,这种局限性使新东盟与老东盟国家的经济差距非常大。对新东盟国家和地区的经济开发和支持,经济大国也积极参与,尤其是中国和日本。”李向阳说。

  “中日两国在大湄公河区域国家存在互补和竞争的关系。中国推动南北经济走廊建设,日本从胡志明市到泰国曼谷再到缅甸,推进东西经济走廊建设,而现在日本和缅甸关系不是很融洽。”李向阳说,中缅石油管道直接通到印度洋,这是中国在大湄公河流域国家进行开发的重要组成部分。一旦云南的石油炼化基地建设起来,不仅将填补云南成品油生产空白,拉动云南化工、轻工、纺织等产业,对于新东盟国家的开发和合作也将起到积极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