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易快讯NEWS

美国曾在危地马拉秘密做人体实验

来源:sina时间:2010-10-04


图文:美国曾在危地马拉秘密做人体实验


图文:美国曾在危地马拉秘密做人体实验

  《中国日报》报道60年前,数百名危地马拉监狱囚犯与妓女发生性关系后感染梅毒,随后接受青霉素治疗。这些囚犯不知道,他们已沦为美国医学工作者的“实验品”。 60年后,这篇黑暗历史由美国医学史学家揭开,危地马拉总统称之为“违背人性的犯罪”。

  美国总统奥巴马10月1日就这一事件向危地马拉道歉;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说,美国政府为医学工作者当年的行径“感到愤慨”。

  惊世报告

  监狱囚犯被“接种”性病病毒

  这一惊世秘密是由美国韦尔斯利学院医学史学家苏珊·里维尔比披露的。去年,她在梳理已故医生约翰·卡特勒的资料时发现,1946至1948年间,卡特勒在危地马拉的监狱里展开了一项秘密人体实验。这项医学实验中,美国医疗人员在受害者不知情或者未经受害者允许的情况下故意让数百名当地人感染上淋病和梅毒。

  据披露的相关文件显示,那期间,监狱囚犯在与妓女发生性关系后身患淋病或感染梅毒。美方医疗人员认为患者不够多时,还会让实验对象“接种”性病病毒。共 696名男性和女性接触了梅毒或淋病病毒。实验对象随后接受青霉素治疗,但不清楚多少人真正患上性病,也不知道多少人最终得以治愈。

  受害者中甚至包括医院里的精神病患者。此外,作为该项研究的一部分,许多感染者还被鼓励将性病传染给其他人。感染性病的受害者中大约有三分之一的人一直未得到足够的治疗。

  原因披露

  美国医生意欲测试青霉素疗效

  里维尔比发现这些资料后,今年5月在一次业内会议召开时曝光了这件事,随后将自己的发现写成报告。该报告将刊登在定于明年1月出版的美国杂志《政策史》上。里维尔比下月会将报告内容提交美国政府。

  报告说:“美国公共卫生署医生卡特勒曾在危地马拉从事梅毒项目研究。这项研究由(当时的)公共卫生署、国家卫生研究院、泛美卫生组织的前身和危地马拉政府共同资助。当时,青霉素问世不久,公共卫生署想搞清楚它能否治愈梅毒早期感染,而不仅仅是预防这种疾病;这家机构还想知道多大剂量的青霉素可治愈梅毒,以及患者治愈后再次感染梅毒的途径。”

  不过,报告说,危地马拉官员当时虽然给予美方实验许可,但并不知晓实验内容。

  美方道歉

  受害国政府此前一直蒙在鼓里

  美方医疗工作者曾在危地马拉从事秘密人体实验的消息经媒体曝光后,白宫随即作出回应。

  奥巴马10月1日致电危地马拉总统阿尔瓦罗·科洛姆,表达歉意。白宫发言人罗伯特·吉布斯说:“显而易见,这件事令人震惊、应受谴责。它非常不幸,美国向所有受影响的人道歉。”

  国务卿希拉里和卫生与公众服务部长凯瑟琳·西贝利厄斯1日在一份声明中说:“尽管这些事发生在64年前,但这种实验应受谴责,它得以打着公共健康的名号展开令我们感到愤慨。我们对发生的一切深表遗憾,向受到这种可恶研究影响的每个人道歉。”

  希拉里9月30日晚已经与科洛姆通电话,代表她个人表达歉意。

  危地马拉政府在一份声明中说:“总统科洛姆谴责秘密人体实验是‘违背人性的犯罪’,危地马拉保留把事件交由国际法庭处理的权利。”

  危地马拉驻美国大使馆官员费尔南多·塞尔达说,直至希拉里9月30日打电话致歉,危地马拉政府才知晓秘密人体实验一事。

  要求赔偿

  人权组织敦促受害者家属索赔

  有危地马拉民众表示,这是美国利用其强权地位,在那些资源缺乏的贫困国家进行试验。当时美国绞死了对集中营囚犯进行医学实验的纳粹分子,自己却在利用人类做这种性病试验,实在是一种讽刺。“危地马拉媒体和我的同胞们反应强烈,”科洛姆总统接受英国广播公司采访时说,“当然,世界上其他国家也发生过类似事件,但以一名危地马拉人和国家总统的身份讲,我宁愿这类事件从未在这片领土上发生过。”

  不过,危地马拉驻美使馆官员塞尔达说,危方“赞赏美方承认错误并道歉的做法。这件事一定不会影响双边关系。”

  危地马拉人权组织敦促受害者家属向美方索赔。但美国国务院负责西半球事务的助理国务卿阿图罗·巴伦苏埃拉说,尚不清楚美方是否会提供赔偿,也不清楚能否找到当年的实验对象。

  链接

  当时缺乏相关医学管理制度

  按美联社说法,根据现行医学管理制度,在实验对象不知情情形下对其展开人体实验系不道德行为。另外,医学管理制度还要求在对囚犯等群体展开实验时,必须采取特殊措施。但类似制度上世纪40年代并不存在。

  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院长弗朗西斯·柯林斯说,这件事“非常令人不安”,它是“医药史上黑暗篇章的可怕例证”。

  奥巴马与危地马拉总统科洛姆通话时承诺,美国医学界现今从事的人体实验符合美国和国际相关法律和道德标准。

  另外,美国政府已下令调查危地马拉秘密人体实验事件细节并核实现行生物伦理法规是否健全。这两项调查将分别由美国医学研究院和总统生物伦理顾问委员会完成。

  梅毒通过性途径传播,会导致患者生殖器损伤。如果得不到及时治疗,它还会引发心脏疾病、精神错乱和失明。

  可怕回忆

  臭名昭著的塔斯基吉实验

  危地马拉秘密人体实验事件唤起不少美国人一段可怕记忆,即“塔斯基吉梅毒实验”。

  400名黑人成实验对象

  自1932年起,美国公共卫生部门以免费治疗梅毒为名,把亚拉巴马州400名非洲裔男子当作实验对象,秘密研究梅毒对人体的危害。

  欧内斯特·亨登曾回忆说,医生们以免费体检、免费治疗、免费提供丧葬保险等条件,吸引当地的黑人男子们加入一项“治疗计划”。亨登记得,医生给他吃了两种药片,“然后他们对我的背部进行化验,抽取了什么东西”。他不知道自己已成为实验对象。

  在此后40年中,亨登又接受了无数次这样的检查。所幸,作为少数比较“幸运”的梅毒感染者之一,他奇迹般地活到96岁高龄。

  然而,截至1972年美国媒体披露这段丑闻时,参与实验的患者中已有28人直接死于梅毒,大约100人因梅毒并发症而死亡,40人的妻子受到传染,19名子女在出生时就染上梅毒。

  为研究不顾人死活

  黑人护士尤妮斯·里弗斯是整个事件的关键证人之一。里弗斯回忆说,患者们免费接受的所谓“治疗”,实际上不过是几片维生素或阿司匹林药片。实验还包括一项患者尸体解剖计划,旨在进一步研究梅毒对患者脑部及其他器官的伤害。当时一名公共卫生部高官1933年时曾表示,“只有这些患者死了,我们才对他们有更多兴趣。”“塔斯基吉梅毒实验”的主要目标就是保证“试验品”没有接受任何治疗,以保证医学研究的“连贯性”。这一情况在青霉素被广泛应用于治疗梅毒后依旧没有改变。

  隐瞒真相长达40年

  这一研究项目直到1972年经媒体曝光才终止。尽管美国政府在“东窗事发” 后下令彻查、予以赔偿并最终于1997年作出道歉,却无法挽回带给受害人的莫大伤害。“塔斯基吉梅毒实验”的领衔研究人员正是从事危地马拉秘密人体实验的医生卡特勒。而韦尔斯利学院医学史学家里维尔比也正是在梳理“塔斯基吉梅毒实验”相关资料时,发现了危地马拉秘密人体实验事件。

  卡特勒1985年以教授身份从匹兹堡大学退休,2003年去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