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易快讯NEWS

试管婴儿之父摘诺奖引争议:被指使生育领域混乱

来源:sina时间:2010-10-06

  英国生理学家罗伯特·爱德华兹因其在试管受精科学领域所获重大成就,4日捧得今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回顾他的人生历程,虽然几经磨难,受尽有关伦理道德的各种指责,但促使他手捧试管、始终矢志不渝地延续研究的动力,是一句简单的人生哲学:孩子,是人生中最宝贵的礼物。爱德华兹获诺奖也引发了争议。

  意义

  “我看见了奇异的文明”

  当地时间11时30分,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卡罗林斯卡医学院一间会堂内,年度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揭晓。获奖者爱德华兹独得1000万瑞典克朗(约合150万美元)奖金。85岁的爱德华兹因为健康原因,在获奖第一时刻,已无力接受众多媒体的追逐采访。

  爱德华兹初次涉足体外受精医学领域已是50多年前的事情了。1958年,他进入英国医学研究院,着手生殖医学领域研究。在爱德华兹之前,科学家完成了兔子的体外受精。这一发现,让爱德华兹感到激动和兴奋。1968年的一天,在剑桥的一所实验室内,爱德华兹透过显微镜观察一枚成功体外受精五六天的人类受精卵。

  “我永远忘不了那一天,”爱德华兹在先前的采访中回忆道,“当我从显微镜向下看时,我看见了奇异的文明……我看见了一枚正在凝视我的、有生命的受精卵,当时我想,我们成功了!”

  动力

  “孩子是最特别的礼物”

  人类认知科学、创造技术之路从来就是不平坦的,但有些时候,这种不平坦并非源于科学或技术本身,而是来自外部阻碍。时至今日,体外受精依旧没有得到全部群体的认可,更不必说40年前。

  当年爱德华兹,受到媒体的攻击,受到天主教会的指责,被骂做是“纲常伦理的叛逆者”。1971年在华盛顿召开了一场有关生物医学道德规范的研讨会。会上,在生物科学界鼎鼎大名的科学家詹姆斯·沃森对爱德华兹的研究大加指责。沃森是1962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得主,是脱氧核糖核酸(DNA)的发现者之一,有“DNA之父”的美称。沃森在会上说,研究体外受精使屠杀婴儿成为必要。

  但当年的爱德华兹在会上用热情和激情详细描述了研究的目的和手段,最终赢得全场起立和雷鸣掌声。他说服反对者的道理很简单:“人一生中最重要的事情,是孩子,孩子是人生中最特别的礼物。”

  实践

  “试管里走出普通人”

  爱德华兹研究体外受精的巅峰时刻,是1978年,那是第一个试管婴儿路易丝·布朗出生的年份。路易斯的母亲,当时为了躲避媒体,不得不在一处秘密地点分娩。后来加入爱德华兹研究团队的凯·埃尔德回忆说:“那是多么可怕的时刻,当时媒体认为,即将有可怕的怪物出生,人们认为,篡改人类规律不合道德且不受欢迎。”

  两年前,路易斯迎来30岁生日。爱德华兹参加庆祝,表达了自己的荣誉感。“真是不可思议,”爱德华兹当时对路易斯的父母说,“我走遍全球,我告诉人们,路易斯的家庭是那么平凡的一个家庭,他们不是什么诺贝尔奖得主或者其他显贵,他们是那么普通。”

  批评

  “搭建了屋子 错开了房门”

  如今,爱德华兹本人夺得了诺贝尔奖这一桂冠。与以往一样,他在享受荣誉的同时,依旧受到压力甚至是指责。4日,梵蒂冈宗座生命科学院新任最高负责人伊格纳西奥·卡拉斯科·葆拉公开发表讲话,指责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评审委员会将今年的诺贝尔奖颁授给爱德华兹。

  卡拉斯科说,授予爱德华兹诺贝尔奖“不完全妥当”,因为爱德华兹的研究并没有根本解决不育症问题,相反,体外受精技术使治疗这一病症“变得边缘化”。

  在一份个人声明中,卡拉斯科说:“爱德华兹开辟了人类繁衍的重要篇章,其积极意义明显,但如果没有爱德华兹,也就不会有现在的人类胚胎黑市交易。没有爱德华兹,也就没有如今许多冷冻胚胎遭偷卖、遭研究扼杀、遭遗弃甚至遗忘的现实。”

  卡拉斯科说:“爱德华兹搭建了一座屋子,但却错开了一间房门,他没有研究如何解决不育症,转而研究如何帮助不育症患者获得后代,这使得如今生育领域出现许多混乱状况,例如有着四五个父母的孩子,例如由祖母代孕分娩的婴儿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