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易快讯NEWS

预测:10万年后的人类的生活

来源:姑苏晚报时间:2013-05-08

10万年后的人类的生活
  
  你可曾想过,我们的未来是一幅什么样的图景呢?未来为我们准备了什么呢?英国《新科学家》周刊网站携手上述组织和个人,带领我们漫游了未来,向我们展示了10万年后人类的基本状态,从10万年后我们说什么语言到我们的后代会如何利用我们制造的废物等不一而足。或许,遥远未来的大幕才刚刚开启。 据中国科技网

  为什么那时人类仍然存在?

  不是我们自吹自擂,我们是最聪明的哺乳动物。人类真的应该对我们这一物种的长寿未来满怀信心

  我们避免灭绝的机会有多大呢?2008年,出席在英国牛津举办的全球巨灾风险大会的科学家们参与了一项非正式的调查,该调查主要询问他们,他们认为什么是人类的灾难和威胁。这些与会的科学家们悲观地认为,人类活到2100年的概率只有19%。然而,当我们看得更加深远一点,这样极端的悲观毫无根据。我们不仅会活到2100年,而且,我们很有可能可以活到10万年后。

  化石提供的证据同样让人深感宽慰。存在于岩石中的记录表明,每种哺乳动物的平均存活时间大约为100万年,而有些物种的存活时间则高达1000万年。照此看来,人类似乎还有很长的存活时间,因为,不是我们自吹自擂,我们是最聪明的哺乳动物。

  现在,人类处于一个全球性的文明网络中,拥有前所未有的信息通路,任何人都可以获得多样化的、对前人来说来之不易的知识,人类可以利用这些知识武装自己并对抗技术可能带来的威胁。

  另外,我们也不太可能被一场流行病毒吞噬从而灭绝。越来越多人居住在大城市,无论工作还是生活,人们都离彼此很近,这就使得我们很容易被传染上疾病。可能还会有更多、更严重的病毒会向人类发动攻击和袭击,但是,只有当某种致命的疾病袭击一个受局限的区域,比如一个孤岛时,它才有能力导致一个物种完全灭绝。尽管一场严重的疫病可能会夺去数百万人的生命,但是,这还不足以让我们相信,未来的疫病袭击会导致整个人类灭绝。

  还有一种说法更吓人,那就是,超级火山有可能会爆发并导致人类灭绝。科学家们根据火山爆发的历史规律进行判断,得出结论说,在接下来的10万年内,超级火山爆发的概率约为10%到20%。但是,如果要想让人类彻底灭绝,这样的大爆发必须发生两次才行。不过,从统计学的角度而言,这几乎不可能发生。

  其实,人类最大的灭绝威胁来自太空。太阳耀斑(一种最剧烈的太阳活动,周期约为11年)、小行星撞击地球以及超新星爆炸或者恒星塌陷导致的伽马射线暴才是我们真正需要警惕且害怕的威胁。

  在任何10万年期间,我们有理由相信,一个400米宽的小行星撞击地球产生的威力将相当于1万兆吨TNT炸药产生的威力。或许我们应该从现在开始着手研究制定一些应对小行星撞击地球的策略,但是,人类真的应该对我们这一物种的长寿未来满怀信心:至少,现在看来一切都很好。

  那时的人类会是什么样子?

  未来世界将充满半机械人,他们可能穿着外骨骼机械服、仿生手臂或者起搏器和玻璃眼睛。

  已经有科学家预言,在21世纪,很有可能在人脑中加入人工智能成分,以此来增加人脑的功能,让人脑拥有更好的记忆能力、更快的计算速度等等;甚至有可能通过基因工程技术来改变人类的DNA,并以此来改变人类的外表和行为。人类可能会拥有可以生长、繁殖、分化、可移动、自我装配、自我测试、自我修复等的人工细胞。

  尽管这样的技术进展听起来可能非常极端,但是,我们的身体和思想并不会因此而产生变化,身体和思想上的变化是可以继承的,从而改变我们的基本生物学特征。我们的每个后代都将不得不面临着是否要变成半机械人的选择,就像人们现在能志愿选择进行激光眼科手术一样。如果我们想诞下与我们非常不同的我们的后裔,我们将不得不改造我们自己的基因组或者等待某件我们的进化史中几乎不可能发生的事件。

  一个用来解释与现代人在行为上几乎一致的人类在大约3万年前到4万年前突然增加的假设是,那时,偶然出现了一种对当时的人类来说非常有用的遗传变异,这种遗传变异或许与语言有关。实际上,这个遗传变异对人类来说如此有用,使得这一变异在人群内遍地开花。没有这种变异的人将无法同他们幸运地拥有该变异的同伴相互竞争,他们体内拥有的不太适合的基因组也因此被扔进了进化的垃圾堆中。

  但是,这一具有跨时代意义的大变异,即使它曾经出现过,现在,也杳无踪影了,因为它已经完全取代了它此前的基因。但是,我们能够找到同样的、但还没有被完全扫除干净的信号。例如,出现在小头症基因内的一个变异出现在大约1.4万年前,而且,现在70%的人都拥有该变异。这一基因显然与大脑发育有关,但是,我们目前还不清楚它因为什么特征而被选中,因为携带该变异的人和没有携带该变异的人几乎没有什么差别。

  那么,由此我们或许可以推断,我们的子孙后裔很可能会进化成与现在的智人一样的族群,但是,大的变动则比较难出现。

  当然,最终还是由我们自己来决定整个人类的进化情况。从原则上来说,我们能够通过制造出一种能力完胜我们自己的新人类,来将自己送进历史的故纸堆。最有可能实现这种情况的技术是通过基因修改改变我们的精子、卵子或者早期的胚胎,以便让改变在基因组中根深蒂固,而这些基因组将会遗传给我们的后代。使用现在的技术或许可以做到这一点,而且,已经有科学家尝试使用这种技术手段来消灭囊肿性纤维化等遗传疾病。

  或许我们也可以走得更远,将我们想要的特征放入我们的基因组中而不仅仅只是将不需要的特征从我们的基因组中剔除,我们能做到这一点吗?即使从技术角度而言,我们能做到这一点,但是,我们还是会对此保持警惕并且有选择地使用这种方法,让它不至于改变整个人类的进化进程。当然,除非经过遗传变异的人类变得非常高级,如使他们能够所向披靡。

  以上诸多可能性都无法被摒弃。当然,最可能的选择是我们的时间旅行者会发现自己置身于朋友中,这些朋友是一个与我们基本相同但拥有更“酷”技术的人类族群。不过,从根本上而言,他们仍旧还是人类。#p#副标题#e#

  我们将居住在何处?

  随着冰川融化,新的土地也将逐一显现。我们的后代或许能在某种程度上控制全球气温的变化。

  如果全球持续变暖,不断上升的海平面将慢慢淹没很多沿海城市。在北海和全球其他很多地方,我们正慢慢开始发现人类曾经在目前已经是海底的地方居住过的痕迹。因为全球气候在上一个冰川季之后不断发生变化,我们的一些祖先被迫背井离乡。而且,在接下来的1000年内,更不用说10万年,全球将会经历更加剧烈的变化,迫使数十亿人需要背井离乡找到新的居住地。

  我们并不知道全球还将变得多热。但是,让我们假定,情况随着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的“一切如常”中提到的场景而变化,那么,温室气体会持续增加到2100年,接着再急剧下降。

  另外,如果还假定,我们不为气候变化做任何地球工程学方面的努力,那么最有可能出现的结果是,在2100年,全球的平均气温将比工业革命前的气温上升4摄氏度左右,到23世纪的某个时候达到峰值,上升5摄氏度左右。在很长时间内,全球气温都有可能保持在这一热度,就好像地球此前花费了3000年左右的时间才让温度下降1摄氏度一样。

  那可能意味着,格陵兰岛的冰层将在1000年间消失殆尽。随着西南极洲的冰原跟随西南极洲一起没入海洋中,会让西南极洲的海平面上升10米。对于以某些沿岸地区(其中某些城市都是人口超过百万的城市)为家的大多数人来说,这是一个坏消息。随着海平面不断上升,数十亿人将被迫离开家园。

  另外,随着东南极洲的冰川慢慢融化,海平面将上升得更高。温度每增加1摄氏度,海平面最终将上升5米到20米。因此,在5000年后,海平面将比现在高40米。

  那么,即使现在生活在海平面之上很多地区的人也将被迫离开家园。包括美国南部的很多城市在内的一些地区可能变得非常干旱,导致农业遭受重创,再也无法养活大城市里的居民。而在其他地区,洪水也会迫使居民流离失所,背井离乡。而且,气候的进一步变暖也将导致灾难性的问题。全球气温上升7摄氏度将使很多热带地区变得过热、过度潮湿,从而使这些地区的人们没有空调就活不下去。如果全球温度升高11摄氏度,美国、中国、澳大利亚和南美的很多地区以及整个印度次大陆都将不再适合人类居住。

  然而,成也萧何败也萧何,气候变化也会为很多地方提供新的居住机会。气候变暖会让现在还是荒无人烟、长满了苔原和针叶林的北部地区成为更加肥沃的农田。随着冰川融化,新的土地也将逐一显现。我们的后代或许能在某种程度上控制全球气温的变化。但是,让冰川恢复并且让海平面重新回到原来的状态则需要数千年的时间。不过,或许到了那时,我们就有能力控制气温的变化了。可能会有一些人喜欢那样的生活,届时,南极洲共和国的荣誉居民将极尽所能,让他们的农田和城市不被冰川破坏。

  资源会被消耗殆尽吗?

  我们只能考虑到材料在未来几十年内的存在和使用情况,而几千年后的情况则很难预测。

  1924年,一位名叫艾勒·尤拉勒蒙的年轻采矿工程师在加州联邦俱乐部发表了一次激动人心的演讲。他说:“电力和铜主宰的时代即将寿终正寝了。以目前的年产量计算,全球的铜供应将无法持续10多年。我们现有的基于电的文明将萎缩并消亡。”

  然而,事实证明,铜以及现代文明都还存在也有可能持续下去。尽管距离尤拉勒蒙发出警告已经过去快100年了,但同样的警钟仍然长鸣不止。铜的价格不断飙升并屡次创下新高,甚至有人表示,“铜峰值”已然到来,铜的贮备将在几十年内消耗殆尽。

  不过,这样的悲观预言忽视了一些重要的事情。在我们历史的大多数时期,技术发展的情况一直由可以获得的材料所决定,只要我们想想石器时代、青铜时代、铁器时代等就可以知道此言不虚。但是,尽管我们可以将我们现在所处的时代称为“硅时代”,或者更中肯一点,称为“碳氢时代”,但是,我们不再只是只会一招的小马驹,试图“一招鲜,吃遍天”。目前,情况已经反过来了,技术快速发展的势头更有可能改变我们赖以依存的材料的规模和命运。

  针对尤拉勒蒙的警告,工程与采矿杂志出版社发表了一篇编者按,将问题阐释得更加清楚。该文章指出:“我们可能很难相信,我们所有的电力要追溯到云层中,本杰明·富兰克林在雷雨中放风筝,从而证明了闪电就是一股巨大的电流。只因为铜很稀缺,或许不是所有的电传输都需要铜来进行,我们也许可以使用乙醚来完成。”而且,我们也确实这样做了,对于需要大量电线的长距离通讯来说,我们现在也在使用光纤。遍布世界各地的光纤对于上世纪20年代的人来说无疑是“痴人说梦”。

  技术发展的步伐如此迅速,使得我们只能考虑到材料在未来几十年内的存在和使用情况,而几千年后的情况则很难预测。稀土金属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稀土元素的应用范围从触摸屏到电池再到高效能的节能灯泡,科学家们普遍预测,在接下来的10年内,这些元素将会供不应求。而且,现在我们似乎还没有找到很好的办法来解决稀土元素的供应瓶颈问题。

  为了确保人类这一物种能持续存活下去,我们应该量入为出地使用地球的固有资源而不是疯狂地对地球资源进行豪取强夺。未来学家雷·哈蒙德说,到那时,情况将可能超出我们的掌控。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们将制造出能力比我们更强的计算机。哈蒙德说:“这些机器或许能为我们提供一些我们所不知道的管理资源或者制造资源方面的建议,以便让我们更好地使用和利用资源。”

  那意味着,在遥远的未来,我们不应该担心资源问题,而应该担心其他潜在威胁。哈蒙德说:"所有的资源会用完" 这一想法是在用今天的观念思考未来,因此,不一定能站得住脚。”来源:姑苏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