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易快讯NEWS

中国登月车已在沙漠完成测试

来源:新浪时间:2011-10-27

嫦娥一号卫星总设计师兼总指挥叶培建。

嫦娥一号卫星总设计师兼总指挥叶培建。

  “具体哪天我不能说,但也就是最近几天,神舟八号将升空与天宫一号对接,未来二十几天对中国航天将非常重要。”昨天,中国科学院院士、国家空间科学与深空探测领域首席专家、嫦娥一号卫星总设计师兼总指挥叶培建,在出席由省科协主办的第二届江苏省自然科学学术活动月开幕仪式时透露了这个好消息。他还介绍说,中国自主研发的月球车已经在沙漠深处完成测试,2013年将随嫦娥三号飞往月球。

  神舟八号 将于近日择机发射 太空反复练习“接吻”

  从1992年开始,中国载人航天规划了三步走的路子。第一步是从神舟一号到神舟七号,从目前来看完成得都非常好;目前正在进行的是第二步,主要包括天宫一号、天宫二号、神八、神九、神十,将完成交会对接;第三步,完成空间站的建设。

  尽管中国载人航天起步较晚,但用叶培建院士的话说,就是“起点很高”。比如说杨利伟乘坐神五第一次进入太空,比加加林晚了几十年,但当时加加林飞了1圈就下来了,杨利伟则是飞了14圈。杨利伟落地的偏差只有10公里,加加林当年落下来偏差400公里,而后来神六、神七落地偏差只有一公里。

  “天宫一号比较准确的名字叫做目标飞行器,目前已经在天上了,状态非常好。我不能说哪一天,但就是最近几天就会打神舟八号,神八打上去以后,我们要做几件重要的事情。要把神舟八号和天宫一号在远程进行交会,然后再进行对接,最终连在一起。这个组合体要在空中运行12天,我们要进行一个庞大的组合体的各种动力学、姿态控制等验证。”

  叶培建院士还首次透露说,神八和天宫一号完成对接后,还会再分开,再对接,“做这些主要是为了掌握更多的实践经验,验证这个交会对接的可靠性。”万一神八在对接过程中出现问题怎么办?“我们还有神九、神十,还有天宫二号。总而言之,综合考虑天宫一号、天宫二号、神八、神九、神十,我们有了两次以上的成功交会对接以后,就会进行有人的交会对接,验证组合体的飞行,验证后面打的空间实验室里面的人的生存和工作的环境。”据介绍,天宫一号、天宫二号虽然没有载人,但里面完全是按照有人生活来设置的,里面的温度、湿度、氧气等等都要进行检测,以解决将来建设空间站,人进去的问题。

  载人航天的第三步就是建设空间站,“2020年,我们准备建设一个60吨级的空间站,我们的科学家都可以去这个空间站进行实验,到时候中国个人想进这个空间站也不是不可以。”叶院士风趣地说。

  嫦娥三号 2013年完成登月 随身带着辆月球车

  叶培建院士是嫦娥一号的总设计师,对中国的探月工程可谓知根知底。叶院士介绍说,基于嫦娥一号、二号的完美表现,目前嫦娥三号的准备工作正快速推进,“由中国自主研发的月球车即将顺利通过测试,2013年将搭载嫦娥三号完成登月,并对月球进行近地探测。”

  嫦娥三号要完成落月,最关键的是要选取合适的地点。“嫦娥二号作为中国探月工程二期的先导星,任务完成得非常漂亮,它完成了15公里轨道的绕月飞行,拍到了分辨率优于1米的高清月球照片。根据所拍摄的照片来看,月球的虹湾地势平坦,有利于飞行器降落和降落后月球车的行走。”“这个重120公斤的月球车,将在着落点为中心半径3公里范围内行走10公里,探测的数据可以发回到地面,着陆器上也有数据也可以发回地面,我们可以获得更准确的数据。”身为江苏泰州人的叶院士还骄傲地告诉大家,嫦娥三号的总设计师是南航人,非常年轻,是个“70后”,名叫孙泽洲。

  作为嫦娥三号登月工程的先导星,嫦娥二号的工作完成得非常好,目前这颗功勋卫星正在远离地球150万公里的深空继续着自己的工作。“嫦娥二号的设定寿命是6个月,在成功完成了对月低空探测任务之后,我们又让它远离家乡,现在它在150万公里之外,隔着地球、月球对太阳进行观测,目前已经发回来很多科学数据。”叶院士还透露说,未来有可能让嫦娥二号飞得更远一点。

  “2017年,我们要把嫦娥五号送上月球,嫦娥五号就比较复杂了,它由四部分组成,一个着陆器,一个上升器,一个轨道器,一个返回器,我们正在研制最新型的长征五号火箭。如果一切顺利,我们将有能力在月球表面、内部取样品,并带回地球。其中有一个重要的技术就是上升器和轨道器的交会对接,也就是这次天宫一号和神八所要进行的交会对接试验。”

  记者 仲永

  “把玻璃织成线”

 

  天宫一号长着“玻璃翅膀”

  作为提供飞行动力的关键设备,电源分系统被称为航天飞行器的“心脏”。而在“天宫一号”的“心脏”上,由东华大学开发研制的“半刚性电池基板玻璃纤维网格”功不可没,为“天宫一号”编织了提供能源动力的“翅膀”。 记者在东华大学见到了“半刚玻纤网格”,外表看仿佛是普通棉麻纤维,握在掌心易于弯曲。据项目研发团队陈南梁教授介绍,它主要用于安装“天宫一号”电池帆板,让电池帆板“附着”在这个网格上在太空遨游。

  据介绍,和以往高轨卫星不同,“天宫一号”在空间站低轨环境飞行,该空间原子氧含量极为丰富,这就对电池附着材料的抗氧化性能提出了极高要求。如何让电池帆板“瘦身减重”使“天宫一号”飞得更加轻盈,如何有效提高电池帆板的发电量等,都成为项目团队的难题。“玻璃在一般人看来是质地坚硬的易碎品,并不适合作为结构用材,但如将其抽成丝以纤维面目示人后,则其强度大为增加且柔软、质轻,加之又是无机非金属材料,抗氧化和腐蚀能力极强。”陈南梁说。

  5年来,项目团队成功开发出适用于特种玻璃纤维的特种整经工艺,并自己动手设计制造出相应的编织机,用于特种玻璃纤维织造。在最后投入到“天宫一号”之前,陈南梁又把玻璃纤维织物做成了网格形状。他说,这样做,一方面可以有效帮助电池帆板减轻重量,另一方面“天宫一号”的电池帆板还能透过网格进行正反双面发电,发电量可以比以前提高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