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术转移机构负责人工具包:直面难点,九个问题

技术转移 科技成果转化
科技资讯    2020-12-24    319

  难点一、产业化可行性的自我评估

  高校院所面临着如何有效评估某一项目产业化可行性(或某一科技成果商业化可行性)这一普遍问题。可行性一般要从三个维度进行自我评估、评价:第一个维度,市场。市场情况,以及技术与市场的关系等。第二个维度,技术。技术属性、技术发展潜力,以及结合知识产权角度看技术新颖性等。第三个维度,人和。科技成果完成团队的转化意愿、为人处世方式,以及他们与相关行业企业的关系、在本单位的状态、政策环境等。然而目前为止,真正行之有效的评估评价体系并没有建立。

  难点二、学术界与产业界价值体系不同

  学术界与产业界之间存在着不同的价值体系,前者重视知识、后者重视利润。两者事项优先级不同、价值体系内涵不同,需要进行一定的磨合与平衡。

  而高校院所与企业的不同点包括但不限于:

 
  难点三、可产业化项目似乎太少

  普遍存在的一个问题就是,似乎高校院所的研究成果与市场的期望、与产业界合作伙伴的期望缺乏一致性。

  存在这一情况的原因之一:早期成果与可市场化成果之间存在“funding gap”,它需要一些“gap funding”来支持科研团队去完成概念验证,以培育越来越多的“可市场化”科技成果。

  难点四、“专利数量优先”心态

  对于知识产权,大多数科研团队仍存在“专利数量优先”的心态,有动机增加专利数量,而未真正考虑专利可能的转化运用潜力。

  专利申请前评估可能是一个解决路径,“申请前进行评估可以减少无效申请和低质量专利的数量,从而汇聚更多的人财物等资源支持高质量专利的培育和转化”。但在实操层面,还是存在很多问题,一方面是评估能力问题,另一方面则是“费时、费力、费钱,甚至是得罪人”。

  难点五、高校院所创业文化氛围仍旧不足

  大部分高校院所内部似乎明显缺乏创业文化。虽然上位政策已经强调转化应用,但对科研团队的考核仍主要是基于他们所拥有的学术成果,而非成果对于经济社会的贡献。

  知识是驱动创新的动力,创新则孕育了产业集群,而研究型大学则是社会的关键知识资源。新知识的发展、转化为产品并融入实践,是创业型大学的真正标志。

  而体现这一标志的指标,可以用以下图表概括。而目前我们的指标体系,仍有进一步细化完善的空间。


  难点六、学术研究与成果转化之间的平衡

  另一个极端就是,过于强调成果转化,而忽略了扎实推进学术研究。

  关于这一点,任正非的看法非常到位,“大学不要管当前的“卡脖子”,大学的责任是“捅破天”、“大学是要努力让国家明天不困难。如果大学都来解决眼前问题,明天又会出来新的问题,那问题就永远都解决不了。你们去搞你们的科学研究,我们搞我们的工程问题。”

  两者的平衡(权衡),很难。

  难点七、创业体系及合作网络建设不足

  目前而言,大部分高校院所对于促进创业活动的服务体系以及合作网络的建设仍显不足。包括有助于创业思维的关键框架和结构。例如:

  商业资助计划和融资论坛。商业资助计划为大学创业者提供了在其他企业家、投资者、研究人员和服务提供商等人面前的自我推销机会;融资论坛活动专注于以对企业家和投资者更有效的方式聚集机会。

  技术评估和创业中心。评估早期想法和解决方案在技术和商业上的可行性,进行概念验证或建立行业合作关系的机制或中心。

  中介组织在大学-产业界关系中作用。每个中介组织都是一个协作组织,它提供了一个平台,用于在企业家、行业协会、大学研究人员和管理人员、资本提供者以及业务支持服务提供者等各种利益相关者之间进行交流、建立网络以及发展共同目标。

  难点八、确定一项科技成果产业化的最佳时机

  一项科技成果何时最适合进入市场?完成应用研究阶段的科技成果是否具备商业化潜力?商业合作伙伴或市场需求是否准备充分?如何在早期充分考虑市场反馈,以确保科技成果与市场需求相一致?

  难点九、学术界与金融界联动不足

  学术界与金融界(风险资本)等市场要素缺乏联系。学术界缺乏多元化基金的资金募集能力,也可以说各类基金对于学术界早期成果不感兴趣。虽然目前已存在各类成果转化引导基金,但规模与实际作用仍旧比较有限。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科易网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科易网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ky@1633.com。
热门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