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大树的小木屋】什么是描述性定义?什么是概念性定义?

造纸技术
王立军    2021-01-20    1020

看到题目中“山大树的小木屋”这几个字是不是觉得有点奇怪?直接解释就是:这些年有很多自己觉得非常不错的读书笔记,很想通过一个合适的渠道分享给别人。有一天就觉得,可以在我自己这个公众号的文章最后,以小豆腐块的形式加以分享实现,这个小豆腐块以后的名称就是“山大树的小木屋”。希望这么一个小小的外挂能让大家更喜欢“造纸助剂与纸机湿部化学”这个公众号,或许有时候你看到某篇专业性强的内容没什么感觉,乏味之下再看看这个小木屋,倒更有收获。

    下面这则,就算是第一个例子了,当然,以后加在专业性推文后面的小木屋里的内容不会那么长。

【背景】我第一次碰到“描述性定义”的说法,其实不是中文,而是很相近的英文表达“descriptive meaning” (实际就是descriptive definition),具体是定义什么记不清楚了(应该是某次备课碰到的),以后可能会找到,到时候留言补充。我想说的是,第一次看到时,其实是不明白descriptive meaning或descriptive definition到底是什么意思(具体的就是它本身是什么意思,如果有描述性定义,那还有其他什么性的定义吗?),之后也一直不明白,直到最近在《顾衡好书榜》中听顾衡老师讲到它,突然有点顿悟的快感。以下就直接从顾衡老师的文字稿中摘取相应的内容给大家(有适当修改)。

-*-*-*-*-*-*-*-*-*-

【顾老师】

    什么是概念性定义,什么是描述性定义呢?就是:有的事情能直接说明白它的本质,比如“基因”,我们可以给出它的一个最简单的定义,类似于这个:“基因是一组核苷酸序列,用以储存生命的全部信息”,这就是描述性定义。但是有的东西,它本身却是不可说的。比如“棕色”,你就没办法直接给出一个定义。“棕色”作为一种颜色,它只能存在于和其他颜色的比对之中。它本身并不是一个实体,而只是与其他颜色的关系集合。也就是说,你必须用其他颜色去限定它,或者说就像是用其他颜色去挤压它,最终才能得出关于“棕色”的认知,这就是描述性定义,这种定义可以被理解为这样一个挤压的过程。

【读者提问】

    听了这两期节目对于概念性定义和描述性定义这两个区分,还是没有太理解。想请问顾老师,是不同事物的某些“内在特质”使得它们只能使用概念性或者描述性的其中一种吗?如果是,那这种特质又是什么?

【顾老师答复】

    我在说描述性定义的时候举了颜色的例子,有人说,波长在xx~xxx之间的就是红色,是不是这样就可以把颜色客观化了呢?你女朋友让你买一支口红,你问她波长多少试试呀?我赌五块钱,你的脸会被她用拖鞋抽成猪头。两个人隔着电脑用CMYK或者GBK值都无法就某种颜色形成共识。

    而且日常生活中,我们描述颜色也并不是用这样的方法。关于“紫色”,英国人和法国人的理解是完全不一样的。而男人和女人关于颜色就更无法沟通了。洛可可那会儿,法国贵妇们有一阵子时髦用虱子色的蕾丝,光是这个虱子色,还分虱子头、虱子背、虱子尾色,好多名堂。

    所谓描述性定义,我还是用“棕色”来举例子。我们可以把“棕色”这个名词理解为一个子集。这个子集的边界越小,则对棕色的定义就越精准。而要缩小这个子集的边界,则需要用它不断地与其他颜色也就是其他子集进行对比。

就是说,因为我和你都各自先有了对“棕色”的理解之后,又力求寻找你和我之间关于“棕色”的共识。这个共识如果能够形成的话,它一定是在你我之间的,是你对棕色的理解和我对棕色的理解共同挤压的结果。

    那么既然是挤压,就只能通过“它像什么”和“它不是什么”来进行定义,也就是从外面进行包围。这是描述性定义的意思。

    那么什么是概念性定义呢?就是直接说一个东西是什么嘛。这个其实不是定义,而是对命名进行解释的过程。

    那为什么有的东西就可以被直接命名和解释呢?并不是说它有多硬,有多客观,比方说“基因”这个词,我知道,你不知道,你对基因的理解为零。这时候,我给你灌输的内容,就是概念性定义。

    不过,语言就像用脏抹布擦桌子。任何一个名词,一个定义,在使用过程中都会遇到杂质越来越多,意义越来越含混不清的难题。当它被传播足够广之后,概念性定义就转化为,或者堕落为描述性定义了。

    我们给一个东西、或者一组现象起个名字。这个就是名词了呗。我们发明了不计其数的名词,不过是为了降低沟通成本。但是,每当我们发明了一个名词之后,就会产生一个新的名与实之间的矛盾。

    这个矛盾有两层,一个是孔子说的“言不尽义”,就是我使用一个名词的时候,并不能一点儿都不走样地表达我内心的意思。

    另一层的矛盾就是老子说的“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意思是说我们给一个东西或一组现象起了名字之后,这个东西在变,这一组现象在变。那么,这个名词的内涵和外延也在变。

说这么多,意思是说,所谓描述性定义和概念性定义,都不指涉什么“内在特质”。每个名词都是一个它与其他名词的关系集合,而它本身却是空的。

【顾老师再举例】

    关于危机,我们还是无法给出一个概念性的定义,只能给出一个描述性的定义。戴蒙德给“危机”归纳了这么三层意思:

它的发生频率是低的,人一辈子只能遇到一两次的大事儿,比如离婚,这个叫危机。你一年遇到六回找不到厕所差点儿尿裤子,虽然很遭罪很紧急,但这也不能叫危机。

    它一定是件坏事。昨天刚涨了工资,今天买的股票又涨停了。一辈子就遇到过一次这样的好事儿。虽然很罕见,但也不能叫危机。

    人生也好,国家也好,危机发生后与危机发生前,状态要发生非常大的变化。那么所谓的“危机”,就是复杂系统发生了一次“相变”嘛!但是相变和危机有一点不同。相变的过程非常短暂,但是有的危机却是文火慢炖型的。戴蒙德举的例子是二战后的英国,殖民地也没了,英镑的中心地位也没了,全球影响力一落千丈,连苏伊士运河都没保住。英国衰落的这个过程持续了好几年。这对英国来说是不是危机呢?当然是。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造纸助剂与纸机湿部化学”。未经许可谢绝二次转载至其他网站。如需转载请联系微信kingtreeking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科易网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科易网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ky@1633.com。
热门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