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好科技成果转化工作应当转变观念

科技成果转化 技术转移
寿仁论科创    2020-12-31    403

促进科技成果转化,要转变以下几个观念。

 1  要转变将科技成果纳入国有资产管理的观念

目前高校院所的科研管理流程一般是,一个科研项目完成了,申请了知识产权,并获得授权。这些知识产权能看作是国有资产吗?如果看作是国有资产,就会碰到一个棘手的问题,即如何从科研的过程变成资产管理的过程。它不像实验设备、桌椅板凳等,科研项目完成以后申请知识产权,怎么入账?没有入账,怎么纳入国有资产管理?如果要将知识产权入账,是以研发投入金额入账,还是以知识产权申请费、授权费等入账?这显然与事业单位资产管理办法不相匹配。现在有哪个单位会把在科研项目完成以后申请并获得授权的知识产权入账,在资产账户上予以反映?目前是没有办法予以反映的。

图片

根据企业会计准则,企业的研发活动分为研究与开发两种类型。研究费用列为当期损益,结转为当年费用。符合条件的开发费用可以结转为无形资产。《国务院关于优化科研管理提升科研绩效若干措施的通知》(国发﹝2018﹞25号)将科研项目分为基础研究与应用基础研究类、技术和产品开发类、应用示范类三类项目,其中只有技术和产品开发类项目类似于企业的开发活动。事业单位可否将这类研发支出结转为无形资产,即像企业那样采取全额发生制?笔者认为不妥,因为事业单位(包括高校、科研院所)的科研具有较强的探索性。这种探索性体现在:首先,高校院所的研发创新相对前端一点,离市场应用还有一定的距离,还需进行后续的开发,其成果的资产属性不强;其次,高校院所等事业单位的科研项目往往不是一完成就可以转化的,能转化的科技成果往往需要经历较漫长过程的积累,需要若干个项目持续研发来支撑的。

据笔者观察,科研人员在完成了阶段性任务,碰到新的问题后又会提出新的想法,设立新的课题,在研究过程中又会发现新的问题,又进行新的立项,在碰到新的问题后又进行新的立项,如此反复。因此,一些有转化价值的成果往往要经过多年的积累。如果按照研发成本计入无形资产,可能会出现资产严重虚高的问题。

如果把科技成果作为资产进行管理,高校院所等事业单位会有几个不适应。第一,科研管理方式要发生较大的变化,现行的管理流程和管理方式是不相适应的。其次,科研不仅是探索,还要使它成为资产,而资产的概念就要求在申请知识产权时必须围绕产业化导向,必须对项目成果的未来发展前景做出研判,但目前不具备这样的研判能力。第三,目前以知识产权数量来衡量创新能力的评价方式也不适宜,知识产权越多并不代表创新能力越强,创新能力强不强并不能用知识产权数量来衡量。第四,目前主要由课题组申请并管理知识产权,这种管理方式也不适宜。因此,把科技成果转化回归到科研管理的延伸可能更有利于成果转化。

 2  要转变“防止科技成果资产流失”的观念

国有科技成果资产要不要提“防止流失”?从现行事业单位国有资产管理的角度看,这种观念必须改了。科技成果似乎是不成“形”的资产,往往没有固有的市场价值,只有通过转化,对它进行开发利用,才能使之成“形”。科技成果只有转化才有价值,不转化就没有价值。上海市科委原主任寿子琪曾打过一个很形象的比喻,将科技成果比作棒冰,放在手上会融化掉,必须及时转出去以实现它的价值。在科技成果转化中,合理的估值程序是有必要的,但不能太强调它的价格属性,特别不能太强调像有形资产处置那样的严密流程。《转化法》有一个强烈导向是转化,而不是将科技成果卖多少钱。科技成果必须及时转化才行,不及时转化,其价值就体现不出来,甚至耗损掉。

另外,《转化法》将高校、科研院所给予科技人员的奖酬金比例已经提高到不低于50%了,有些地方和单位在此基础上不断加码。如果过于强调科技成果资产不流失,显然,这不符合《转化法》的初衷。《转化法》这些条文的新的变化,让我们对科技成果资产管理的观念也要发生相应变化。

科技成果转化一定要快,一定要强调时机,牢牢抓住商机,商机稍纵即逝。所谓快,就是一旦企业有需求,就应当及时出手。

一定要把科技成果资产和国有资产区分开,不能按照国有资产管。比如桌子板凳等,再怎么样,其价值不可能有太大的变化,因为它有固有的价值,且是可感知的,有判定标准,可通过检测机构对其质量高低作出评判。但科技成果资产就不同了:第一,它看不见摸不着;第二,一般人不易判断出它的价值,内行人能知道它的价值所在,外行人根本不知道;第三,不同的人从不同的角度对其价值的研判是不同的,甚至相差很大;第四,其价值是潜在的,需要开发和转化。有些机构说能对科技成果资产进行评估,设定若干项指标从多个角度进行评价。客观来讲,是没有一个客观标准能对科技成果进行评价的。过去采取邀请同行专家对科技成果进行鉴定,但后来科技部取消了鉴定,就是因为这样的鉴定不太靠谱。一项成果合不合用?不是科技成果完成单位或完成人说了算,不是专家说了算,也不是企业说了算,而是看在实践中能否用来解决问题。企业将科技成果拿回去后,还得进行后续的研究开发。这一点从《转化法》对成果转化的定义可知,即对科技成果进行后续试验、开发、应用、推广,关键是后续试验、开发,就是对科技成果进行完善,开发出其中潜藏的价值。而有形物品,如电视、空调等,买回去后,还要对其进行后续加工吗?不需要。如果按照有形资产的管理办法来管理科技成果,显然是行不通的。

  要转变将科技成果卖高价的观念

既然科技成果转化的核心是“转”,应当在“转”上下功夫。一项科技成果好不好、水平高不高,不在于它卖出多少钱,而在于它最后转化得如何,转化以后解决了什么问题,实现了多少产值、利税,解决了多少就业,提高了多少竞争力,对人民的生活有多大的改进,等等。一项成果卖了多少钱,完全是市场行为,不仅取决于该成果的创新性、先进性,还取决于交易双方的谈判能力。正因为如此,科研人员对科技成果倾向于“卖”高价,但同时又要“卖”得出去,他们自然会在卖高价与卖得出去之间找到平衡。目前报道出来的科技成果售价虚高成份多。一项成果卖多少钱,与其实现的价值、解决的问题大小密切相关。评价一项成果的水平,或成果转化得如何,不是以售价高低为指标,而是以实现的经济效益、社会效益为衡量标准。如果从防止国有资产流失的角度来看成果转化,成果转化一般走不远。

 4  要转变零和博弈的观念

科技成果转化主要是以产学研合作的方式实现的,因此要强调合作共赢。科技成果转化的风险比较大,而且主要由企业承担了。越是原创的成果,转化周期越长,所需的投入越大,其转化的成功率越低。为控制风险,企业一般都采取里程碑式付款方式,即科技成果转化到什么程度就支付相应的款项。但不管怎么做,一旦转化不成功,企业仍然要承担不小的风险。很显然,如果科技成果卖价越高,其成本先转移到企业,再由企业转移到消费者身上,即价格有较大的传导效应。这就加大了成果转化的阻力。《转化法》颁布实施以后,我们越来越清楚地看到,国家要的是竞争力、科技发展水平等不断提高,而不是要从科研投入中收回成本;要的是通过科技成果转化,形成研究→开发→商业化→产业化→新的研究等的良性循环。实践证明,凡是科技成果转化做得比较好的单位、学科,单位的创新能力一般比较强,学科的发展一般很好,产学研结合一般很密切。从这个角度来看成果转化,就是良性循环。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科易网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科易网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ky@1633.com。
热门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