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业互联网的战场,比我们想象的要更加艰难?

互联网技术 数字化技术
企业数字化转型解决方案专家    2020-12-30    421

  随着互联网应用的普及,拼多多、微信等用户增长出现了停滞现象,说明互联网C端流量红利逐渐消失殆尽。各个互联网寡头也都在思考与寻找下一个让猪能够起飞的风口。基于此深圳马的那场知乎提问“未来十年哪些基础科学突破会影响互联网科技产业?产业互联网和消费互联网融合创新,会带来哪些改变?”,这种行为也就顺理成章符合逻辑了。

  如今表现在各界寡头身上的种种迹象表明圈内已经达成共识:移动互联网的上半场已经接近尾声,下半场正在逐渐拉开序幕。伴随数字化进程,移动互联网的主战场,正在从上半场的消费互联网,向下半场的产业互联网方向发展推进。只是每个寡头由于资源掌控不同,目前展开的尝试也不尽相同。

  腾讯以投资+组织调整(腾讯七大事业群重组为六大事业群,在保留原有的技术工程事业群(TEG)、微信事业群(WXG)、互动娱乐事业群(IEG)、企业发展事业群(CDG)基础上,整合成立了两个新的事业群: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CSIG)、平台与内容事业群(PCG))的方式来探索产业互联,阿里在B端已经领先了腾讯一步,阿里云与钉钉已经获取了众多企业信息(即B端入口)。同时今年4月个人微信与企业微信、小程序实现打通,在B端“微信+企业微信+小程序”的组合给阿里不少压力。

  想进入B端打开B端流量入口,在企业业务外围浅尝辄止显然行不通,而是需要以企业的业务为核心,根本目的是解决了企业哪些痛点,而不是以补贴的形式野蛮扩张。企业的几个常见的软件,ERP、OA、PLM、MES、CRM等,其中CRM的雏形是钉钉(解决销售异地打卡,输入销售信息,企业业务数据来源),企业微信(解决生活与工作分开的痛点,同时开通企业数据输入入口;同时掌控着报警信息推送的优势)。由于ERP、PLM、MES、CRM等企业信息化的业务太复杂,但是在互联网人口红利急剧下滑,互联网企业又急需寻找下一个流量风口,只能将OA作为资本投资的重地。

  Teambition作为云OA的雏形,已经逐渐深入到产品研发、项目管理等领域,希望将整个企业业务数字化,这个难度大且不容易实现。阿里与腾讯希望获得更多的企业数据无可厚非,但是他们并不需要将业务深入到底,只需要做好数据接口即可,具体的数据采集器(各个业务系统)应该由独立软件商来提供。

  阿里与腾讯在企业端入口以钉钉、企业微信打的不可开交,同时华为云也在寻找流量端口,希望能够拥有一个爆款应用来扩大云计算的市场份额,所以“下不碰数据”依然是华为的口号,但是“上不碰应用”的口号已经在公有云的战场上逐渐消失匿迹。

  各大企业在积极寻找企业流量端入口,同时也积极扮演着构建平台的角色,拥有流量和资源是其天然优势,但是更深入的贴合用户的场景并非其所长,比如阿里在制造业信息化领域耕耘几乎没有,如果希望迅速到达索、西门子等制造业信息化巨无霸的程度,并不仅仅依靠资本就能够完成。所以极度渴望更加深入耕耘行业信息化的时候就需要合作伙伴和ISV(独立软件开发商)共同构筑生态。收购Teambition是阿里由平台向场景落地的进一步延伸。

  齐俊元在2016年接受T媒体专访时指出Teambition 与钉钉、微信并不是同一个领域,反而可以更好的合作。彼时Teambition已经接入了钉钉、云之家和全时的蜜蜂。而且在钉钉入股蓝凌的时候,钉钉也强调,资本入股的方式蓝凌不是第一家,也绝对不是最后一家,预示未来钉钉在软件行业布局还将继续。同样类似于阿里、腾讯甚至京东这些寡头,投资某B端软件开发商甚至是收购的现象肯定不会少,而且会越来也多。

  不过钉钉带着阿里的强势的基因,并不仅仅希望单纯扮演平台或者流量入口的角色,它希望关键的数据入口由自己把握,所以钉钉与不少合作伙伴和ISV的友谊没有能进行到底。而且加上各大云计算厂商将代理商、行业集成商的利润一再压低,造成行业集成商利润空间严重下滑,友谊的小船看起来说翻就翻。

  阿里探索产业互联网的同时,腾讯并没有闲着只是在知乎上喊话,除了调整组织架构以外,同时发布了自己的定位:

  我们非常愿意成为各行各业最好的“数字化助手”,以“去中心化”的方式帮助传统企业和公共服务机构实现数字化转型升级,让每一个产业都变身为智慧产业,实现数字化、网络化和智能化。

  接下来,我们要做好“连接器”,为各行各业进入“数字世界”提供最丰富的“数字接口”;并且还要做好“工具箱”,提供最完备的“数字工具”;

  同时我们更要做好“生态共建者”,提供云计算、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等新型基础设施,激发每个参与者进行数字创新,与各行各业合作伙伴一起共建“数字生态共同体”。

  按照腾讯的愿景,希望完成一个平台接口,这个接口应该起到一个承上启下的作用(上游订单信息+下游转工信息,完成上下游利益流通,承担企业之间利益流转高速公路的职责(支付、通讯、信息)),同时希望承担提供更多工具(云ERP+云MES+… …),第一个定位完全正确,但是第二个即使资源寡头腾讯也不一定可以搞定,而且第二个定位明显需要政府部门的大力配合,需要与各个行业ISV合作。同时第二个定位也引出了阿里收购Teambition的初衷,因为仅仅靠一家资源没有办法完成企业数字化的所有工具,没有应用工具作为业务支撑企业是不会在寡头搭建的“高速公路”中流转数据的,因为仅仅给高速公路提供数据增加的人力成本过于巨大,从而即使在有补贴的情况下也让他们选择逃避。

  企业内部数字化应用系统给企业带来的成本降低、利益增加、质量提升才是会促使他们在寡头搭建的“高速公路”上流转各个业务数据最核心的原因,同时结合社交平台和内容生态,以“内容为王”的运营内容也会小面积提升“高速公路”的繁荣,但与企业实际应用的信息化系统给“高速公路”带来的影响相比不可同日而语。所以腾讯的“社交”与阿里的“电子商务”仅仅能提升用户粘度,但并不具备在产业互联网当中掀起惊涛骇浪的能力。

  “高速公路”的构建与推广是同步实施的,但又不能像滴滴那样补贴式的增加用户,因为补贴再多引流的只是僵尸企业,C端与B端的套路完全不同。就目前看来“高速公路”推广的模式应该具备先后顺序,首先是解决方案能够以单点工具(CAD、CAE、CAM等单点工具)的形式解决某单个痛点(以具体工具功能带动企业应用),其次是与政府合作共同推广(项目制),第三个才是以租代售(按月进行服务)。

  同时“工具”的打造不可能一蹴而就,肯定是以单个行业/产业来推广,并且产品功能也是以单个项目来逐个优化(不可能产生满足所有企业需求,只能以覆盖到70%左右的需求,其他以0开发、0实施为目标)。

  企业互联(高速公路)的终极模式在于:电子商务+广告,或者是获取订单的过路费(类似于滴滴抽成),但形成这种流量模式首当其冲的是引流企业到他们构建的“高速公路”中,提供免费的计算资源(阿里云、腾讯云)以及实现单点功能效率提升(钉钉、企业微信),很显然已经不足以撬开企业互联的大门,下一个风口应该集中在提升效率的工具当中(OA、MES、ERP等),以工具为核心提升“高速公路”的流量,搭建企业互联这条“高速公路”。

  尽管企业内部数字化难度非比寻常,外加企业上云的原动力不足,种种因素造成产业互联网一直未形成气候。但是2020年黑天鹅事件进一步推动了数字化寻求,比如社交电商等兴起,但始终未撬动企业数字化甚至产业互联网的大门,但是随着信息技术不断更新、发展,企业业务可以通过传感器/PLC等方式进行数字化的场景越来越多,而且成本越来越低,加上企业运营成本上涨、市场宣传需求剧增等等因素结合,我们隐约可以预见产业互联网已经初漏端倪,但是究竟花落谁家尚不可知。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科易网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科易网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ky@1633.com。
热门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