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月球干什么?“嫦娥之父”叶培建:不要再问这样的问题了!

航空航天技术 卫星探测技术
天地生人    2020-12-29    925

图片.png

  2020年12月17日1时59分,嫦娥五号返回器在预定区域安全着陆,探月工程嫦娥五号任务取得圆满成功。

  16年,中国探月工程“绕、落、回”三步走圆满完成。

  44年,世界终于再次获得了来自月球的珍贵样品。

  ……

  然而,总有人喜欢问:“去月球干什么?”

  叶培建院士说:“我们现在一个钓鱼岛,我们的祖先都在那生活过,但是我们没驻扎下来。从明朝开始,我们丧失了我们的海洋权利。宇宙就是海洋,月亮就是钓鱼岛。我们现在能去,我们不去,将来的后人要怪我们。别人去了,别人占下来了,你再想去都去不了。这一条理由就够了!”
  叶培建是中国绕月探测工程、嫦娥一号卫星系统总设计师兼总指挥,嫦娥三号探测器系统首席科学家,嫦娥二号、四号、五号试验器总指挥、总设计师顾问,被誉为“嫦娥之父”。2019年9月29日国家主席习近平为叶培建颁授“人民科学家”国家荣誉称号奖章。他从事空间技术研究50余年为我国月球探测事业和卫星创新发展作出重大贡献。携手星辰大海,一辈子赤诚热血,勇争第一,就是叶培建的真实写照。
图片.png  2000年中国发射第一颗国家战略卫星,后来的叶培建描述当时的心情:“卫星上天以后表现第一圈很好,第二圈也很好,第三圈就出中国了,最后一个收到信号的是我们的喀什站,但是卫星没信号。我每次讲到这段心里很难受的。一开始大家都很高兴,在车上说说笑笑的,成功了,后来就不说话了。他们看我不说话,马上意识到出问题了,都不说话。我当时的心情是什么?我希望那个车从山上掉下去,把我摔死。我觉得我无法交待,很自私啊,摔下去我是烈士,卫星丢了我无法交待。”

图片.png  图片好在后来,卫星电池维持超过7小时,等来了下一个地面指令。“我们所有人都在祈祷它能撑到(下一个指令发出)”。这颗卫星后来超额完成任务,没有令叶培建“无颜面对江东父老”。

  为了祖国的航天事业,多少年来,叶培建院士和航天城所有的工作者几乎没怎么休息过。

  2013年凤凰卫视的《名人面对面》节目采访了叶培建。

  主持人许戈辉问:嫦娥三号成功了,您会休息一段时间,放个假吗?

  叶培建的回答令人肃然起敬:我们从来没有的,就是还是上班,可能没有现在那么紧张了。我们从来没有说成功以后放过假,没有过,包括神州飞船,从来没有过。我们就是现在每年的假期都过不了,我们这个航天城有句话嘛,礼拜六加班是肯定的,礼拜天休不休息是不一定的,这不是个好事,但是个普遍现象。

  许戈辉追问:你光追求工作质量,生命质量考虑过吗,不能和家人出去度假,会不会觉得遗憾?

  叶院士的回答更令人动容:这个话怎么说,我们这个年纪的人可能说出来,你们不一定能接受,也不一定同意。这个我也在西方待过,而且我在瑞士,那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国家,生活也很悠闲,也很好。我也知道什么叫生活质量,能够休休假,能够出去玩玩,能够悠闲地听听音乐看看书是种质量。尤其像在瑞士那么漂亮的地方,到莱蒙湖边上铺个席子躺在那,晒晒太阳,绝大部分人应该过这种生活,但是我还讲过了,一个国家总需要有这么一部分人,他们的质量可能还得用另外一个标准来衡量,他如果在他的生命周期里面做出更多的事情,也是种质量。

  2017年1月,为表彰叶培建在空间科学技术领域的卓越贡献,国际天文学联合会国际小行星中心将国际编号为“456677”的小行星命名为“叶培建星”。“那颗星并不属于我,但却给我带来了一份新的责任与使命,那就是在有生之年再多做点事情。”

  自此,“叶培建星”与以钱学森、杨振宁等科学家命名的小行星一样,将中国人的探索精神铭刻在广袤星空中……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科易网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科易网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ky@1633.com。
热门观点